曙 光

曙 光

 

本文转自风水师朱树松,不代表本站观点

 

「庚子之岁……甚或传疫疠,毙生难免多。」    「此『冠毒』肺炎之疫,大致于去冬冬至前后,爆发于武汉,速染于(2020年1月)大寒,遂广及湖北,再继人员流动,泛传于大江南北,遍及全国。由于南湿北燥,桔枳有别,此疫毒起于江南,有地域适否。江南各地当急防范,恐庚子入春,冬温春继,或有蔓延拖时之虞。至于江北大致,因气候制于病毒,自然帮扶,虽有染必大逊于江南。」

 

「庚子岁秋,壅抑之阳,蓄势待发,氤氲澎湃。迨及冬至,一阳再生,借机合力,精神郁勃。再至大寒,渐发天光,熠煜至翌年及年年矣。」

笔者喜欢「于无字处读书」,对疫情始终的判断,已写在几篇文章之中。将其文章穿插互看,便可明了。如《认识》文:「大致于去冬冬至前后,爆发于武汉,速染于(2020年1月)大寒……恐庚子入春,冬温春继,或有蔓延拖时之虞。」已明起始、延时;再如《天光》文全篇以年概说,惟点出「庚子岁秋」,及其以后时段之事。与《认识》文穿插连读,空白夏季。其空白乃笔者文章的玄机所在——疫情之终期。着文「计白当黑」,峰值拐点与终期尽隠于不着墨处,有心看文,即可揣摩出来,此两时间在去年12月下旬写《庚子岁月鼠患多》后就以笔者拙见推断出来。但因预测的疫情过程时间较长,恐人不信,故未直述于文,惟以曲笔穿插婉写,欲待事过再联系起来讲明。

 

笔者曾多次说过:「预测的本质就是『先』,先于事件之前才有其积极意义,才会对社会、对民族、对国家、对人类有其贡献。」现距笔者预断之「春分」还有27天,为不作事后诸葛,笔者将预断说明于此文,以着墨填补关联文章的「无字处」。

 

笔者以为:此疫情前后将持续半年左右,(以疫源省、地为主,兼顾江南)真正的「拐点」(疫情最高峰值)当在「春分」前后,但下行缓慢,或呈波状,战疫全胜时间(疫情结束)将在「夏至」前后。

 

黑暗即将过去,曙光就在前头。